雅文文学

首页|365bet官网金沙排行
/ 繁体版
当前位置:雅文文学 ? 阎王相思谱 ? 第178章 报平安
温馨提醒:“雅文文学”无弹窗广告,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
第178章 报平安

作者:衣沄
  这天,一向稳重的芳华跑回小院,大喊“十少爷回来了!”

  十三喜出望外,从书房里奔出来。

  “在哪儿?”

  十三说着就要往外面走,但是芳华拉住她,道“不过你要有心理准备,他现在受了很重的伤。”

  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  “具体,我也不清楚,是二爷派出去的人带回来的。”

  没等芳华将话说完,十三就跑了老远,跑着跑着忽然回过神来,芳华只说知言回来了,那是否意味着其他人……

  虽然一路颠簸,但知言已经得到了初步的治疗,所以暂时没有大碍,只是接下来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需要静养了。

  知言正靠在院子的躺椅上,由于伤重,他回来时并没有走正门,也为了避免园内弟子看到了议论纷纷。

  劫后余生让知言感慨良多,好似现在能表面悠哉地坐在自家院子里,都是偷来的时光。

  十三朝他奔来的时候,他觉得像看到了阳光,真好,还能看到十三妹。

  从前未觉那么思念亲人,如今,知言却忽然开始思念,哪怕十三就在眼前。

  可是,知言开口的第一句话便是“对不起,十三,我没能——”

  十三来的路上,脑子里一直记挂着其他人的去向,可是一见知言还完好回到了自己面前,便忽然熄了诸多的疑问,他伤成这样,想必肯定尽力了。

  “不用说了,知言,我们会把爹找到的。”十三抱住了知言,不过数月,却觉得过了好几年,可能因为险一些,二人就阴阳相隔。

  知言沉默,眼眶发红。

  十三放开知言,看着他,道“你平安回来就好。”

  “如今的沄涳派早就不是当初的沄涳派了。”

  “能让爹也不知去向的人,自然不是一般高手。”对于这一点,十三有着清醒的认知,连爹都生死未卜,之涵……十三不敢深入了想。

  “大夫说,我再休养半个月就能行动自如了。”

  十三明白他的意思,却打算制止。

  “接下来的事情,你不用管,二伯派去沄涳派的人应该快回来了,到时候,我一定亲自去把失踪的人都找回来!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!”

  知言觉得短短时间,十三像长大了许多岁,眼中的坚定和果敢,超乎同龄人。

  “十三……”知言欲言又止。

  十三深吸了一口气,为平复胸中的浪涛,转头又尽力微笑看着知言。“你现在一定要好好养伤,我不能再失去亲人了。”

  她故意将话说得有些重,强调不能再失去亲人,知言听了亦觉沉重。

  此后,知言每日将养着,看似无事,其实一直在回忆沄涳派事发当时的情境,他希望理出一个思绪来,可是却久久无果。

  借着众高手齐聚的机会,连环爆发毒计,要铲除的人,也许不止一个。

  可是知言到最后也没能知道,那不过是某人的一场游戏,不针对谁,所以他百思不得其解。

  “二爷派去沄涳派那几个人,怕是回不来了。”芳华数了数日子,觉得已经等得太久了。

  十三又何尝不知道。

  “再等等吧,不过现在我得修书将褚园的情况都告知各位在外的哥哥姐姐,危急关头,也只能靠大家了。”

  “好,我来研墨。”

  信写好后,为了以防再发生信鸽失踪的事,十三找来褚园几位可靠的弟子,亲自往各分园送信。

  “一定将信亲自交到各位少爷小姐手上!”

  “十三小姐放心!”

  看着大家离去,十三忧心忡忡,恨不能现在就策马扬鞭,杀往沄涳派,看看到底是什么牛鬼蛇神在作怪。

  但她不能这么冲动,她需要顾全大局,至少得等有人能够来接任她的位置时,才可以不顾一切地冲向敌人。

  之涵回到褚园的时候是夜里,躲过了所有人的视线。

  十三正躺在床上,惆怅。

  “什么人?”窗外黑影攒动,十三立即拿起手边的刀。

  “是我。”

  怎么形容当时十三的心情呢,大约是连日阴雨终于见晴的轻松。

  之涵跳进了窗户,形容有些狼狈,身上满是尘灰,头发也有些凌乱,脸上还有着几道结痂的伤。

  “十三。”之涵叫了一声,声音异常柔和,却听得出来包含了非常多的情绪。

  他风尘仆仆,避开所有视线,跑回来,为的就是十三。

  “你……”她捂住嘴,不知道该说“你竟然还活着”还是“你怎么回来了”。

  “不能让人知道我回来了。”之涵走近十三,怕她下一刻要大叫起来,她那样的人若有什么欢天喜地的事,的确恨不得都告诉身边人知晓。

  之涵的回来,也给十三带来了一个难以置信的消息。

  “我怀疑,沄涳派的事情,褚应江有参与。”

  “他为什么要参与呢?”

365bet官网金沙  “不知道,只是我在沄涳派,和他们打起来时,发现有好几个褚应江安排过去的死士,那几个人都是幼时一同接受训练的,手法,眼神都很熟悉,所以我一眼就认出来了。”他能认识的人有限,所以到底有多少褚应江的人,无从得知。

  十三神情凝重,虽说这二伯的确神神秘秘,但的确从未做过什么不利于褚园的事情,否则也不至于能在褚园待到今日。

  “二伯做事的目的,一向都令人猜不透,可我还是不相信他会对褚家不利。”

  相较于十三对褚应江的信任,之涵显然要淡漠许多,他见识过褚应江的冷血无情,所以无论他搅和进什么样的事情里面,之涵都不会觉得奇怪。

  “十三,一切皆有可能,虽然现在很多事还是不确定,但是我们不能掉以轻心。”

  十三再次沉默,似在消化之涵所说的事情。

  “罢了,太晚了,你先休息吧。”之涵淡淡地看了一眼十三,似乎后悔太早与她说这些。

  “等等。”

  十三忽然叫住之涵,道“身上还有其他伤吗?”

  被这么一问,之涵的心忽然软了。

  “没有。”

  “真的没有了?不要瞒着我啊。”

  “没有瞒着你。”之涵朝十三挤出了一个笑容。

  “那你这几天就待在小院里,哪儿也别去吧,暂时不会有人知道你回来的。”关于之涵所说的一切,十三还没有想好应对之策,但是之涵的要求,她却不会拒绝,那就是不让其他人知道他回来了。

  “好。”

  回到自己的房间,之涵小心翼翼地关上门,整个人却忽然脱了力一般,全身靠在门上。

  一抹腰部,血迹已经渗透。

  这是他在山下被几个蒙面人所伤,且他们兵器上有毒,这熟悉的毒确为褚应江手下之人所常用。

  此毒无解,不出三日,他一定会命丧黄泉。

  一想到可能再也无法见到十三,之涵觉得自己的伤仿佛更重了。

  “咳——”背靠着墙,好像也无法支撑,之涵又跌跌撞撞走到了床边,将里衣解开,准备给自己包扎一下伤口。

  嘴唇开始发白,他或许三日都撑不到了。

  黑暗的屋子里,一地血衣,之涵换了好几次绷带,依旧鲜血不停地流,自己房里止血的药已经用完,他又不敢离开房间去其他地方找。

  “十三……”

  好几次,他都想认栽了,不愿逞强,只想跑去找十三,十三一定会很心疼,而且十三那里肯定有止血的药。

  可是,他不愿意十三太早得知自己将不久于人世的消息。

  一想到十三看到自己如今的惨状会皱眉揪心,之涵就将牙咬得更紧了。

  。

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目录,按 ← 键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键 进入下一章。
推荐阅读